调羹

我的日子

我想从梦里走出来
每每地
我会没缘由地陷进一片低落的沼泽里
那里让人窒息
我使尽全身力气扑腾
却总也爬不出
有过路的旅人,我说:
“先生,请拉我一把!”
或有轻轻拽拽我的手指说:
“对不起,我不能救你,但你却添我烦恼,我要赶快离开。”
或有人瞥我一眼:
“你能出来的,你只有自己才能出来!”
还有人,在我伸手抓住一根芦草
或有意或无意地狠狠踩我一脚
我也会有大半个身子出来
但总是拖沓在泥地里,放不开脚步
我想它只是个梦
醒来就回到从前无忧无虑的时代

字丑到爆

一个背着天空赶路的人,也背着杂花生树和鸟鸣。
还有灵魂的庙宇。

虫飞薨薨,甘与子同梦。
士与女,方秉蕳兮。
女曰观乎?士曰既且。

夜,总是勾人感伤

独宴只陪半月饮
情歌却唱夜虫听